最新网址:www.bquge.cn

灵虚道院院主华南子道长,这位道长表面上看去慈眉善目、宽厚仁慈,举止间尽显儒雅随和之态,常以温和的笑容示人,让人初时对其充满敬仰与信任。然而,背地里他却是个毫无底线、阴险狡诈的大恶人。他巧言令色,欺骗信徒,谋取私利,暗中行着诸多恶事,道德败坏,良心泯灭,可谓是道貌岸然之极。

他纵容道院内群僧秽乱,欺骗信徒,敛财自肥,在丑事暴露之后于菜市口,被斩首示众。

华南子人头落地之时,城内百姓无不欢欣鼓舞,大声叫好,恨不得能把这假道士的头颅安回去再砍一遍。

但是按照女鬼木丽萍的说法,华南子并非人类,而是一种名为“魈”猿类妖魔。

行刑当日,他以缩骨术与幻术结合,假装头颅掉落,欺骗了刽子手与围观群众,得以逃出生天,

并在每年七月,重新返回灵虚道院,取出深埋在地窖中的陈年老酒,宴请各类妖魔。

木丽萍虽然已修成地缚厉鬼,双方修为仿佛,但魈身材高大有若巨人,人面而长臂,戾气煞气极重,寻常鬼物靠近之后就如雪遇春阳,销蚀融化,更别说报仇雪恨。

往年华南子返回灵虚道院时,木丽萍只能躲在道院地底遮掩气息,纵使心中怨恨憎怒,澎湃狂涌几乎要溶蚀魂魄,但也不得不保持隐忍。

因此,木丽萍在发现了刘明等轮回者身怀绝技之后,第一时间就决定不管使用什么方法,也要让对方协助自己击杀仇敌,魈。

威逼,或者利诱。

“那“魈”身上有着好几件法宝佛具,一件为袈裟,水火不侵,刀枪不入;一件为紫金钵盂,可吸摄月华光芒,将其炼化为灵气液滴;一件为金刚降魔杵,舞动起来水泼不进,开碑裂石轻而易举。”

木丽萍沉声说道:“这其中以紫金钵盂最为珍贵,寻常修士在山中餐风饮露,苦熬数月才能积攒起几分灵气,而有了紫金钵盂,修行速度快了何止数倍。

要不是世间大妖罕见,而且那“魈”确实有几分武力,恐怕他早就因匹夫怀璧而被劫杀。

若诸位愿与小女子合作除去此獠,他身上的三件法器,小女子一件也不要,事后还能赠予各位一笔天大的馈赠....”

至于馈赠的内容是什么,木丽萍并没有说明,只是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。

呵呵,刘明咧嘴一笑,信你有鬼。

“此事事关重大,我也不能一个人做决定,如果木小姐不介意的话,我先和我的朋友们过去商量一下。”

木丽萍握着燃烧瓶,笑着点了点头,刘明将楚山忧等人拉到道院门匾下,低声讨论起来。

刘明皱眉问道:“元芳,你们怎么看?”

“没啥看法。”喋血江湖嘴角一撇,沉声说道:“只不过我一直相信人鬼殊途,被老虎吃掉的人,其鬼魂会受缚于老虎周围,帮助老虎诱骗活人。

我们被系统束缚在灵虚道院,根本没有办法去外界收集证据,证实这女鬼说的每一句话,

要是她是那什么华南子的手下怎么办?

哄骗我们不杀她,老老实实在道院里等华南子带一帮妖魔过来杀了我们?”

作为一名看起来像四十多岁油腻中年的90后,喋血江湖也曾有古道热肠,也曾有激昂热血,

只是过去许多次被他人利用善心的经历,让他变得不再轻信,不再对人性有着天生乐观。

既然无法辨明他人苦难的真伪,那就干脆硬起心肠,变得冰冷淡漠。

“单纯从利益的角度来讲,我更倾向于直接消灭她。”喋血江湖扫了眼默不作声的队友,直接说道:“刚才她可是想着杀了我们来着,现在我们发掘了她的骸骨,掐住了她的命脉,难道还要听信她的一面之词么?”

楚山忧面露犹豫,柳雨霜依旧没有说话,喋血江湖深吸了口气,看向小道士玄心,试图为自己找寻盟友,“玄心道长,你刚才也听到了,那女鬼之所以殒命就是因为华南子作怪。

万一她在死后患上道士PTSD怎么办?万一她会在这七天里想尽一切办法杀了你怎么办?”

玄心面露苦涩,口念无量天尊,不知道是因为自己随时可能会死,还是因为道门荣誉遭人败坏。

“柳姑娘?楚老兄?再犹豫的话,可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异变,夜长梦多啊。”喋血江湖催促道。

楚山忧目光一凝,似乎下定了决心,“我们先假装与她合作,暂时度过这几天。等到了第七天,不管那华南子来或者不来,我们都有足够的准备,应对可能出现的状况。小刘同志,你怎么想?”

“我?”刘明嘿嘿一笑,舔了舔嘴唇,轻声说道:“我和楚哥想的一样,

假设情况一:我们没有找到账本,没有推理出灵虚道院曾经藏有淫僧,没有发现灵虚道院凋敝的秘密,也没有发掘出木丽萍的骸骨。

那么,敌我双方很可能会逐渐打出肝火,不死不休,我们根本不会与木丽萍进行沟通。

这样一来,这七天内我们的主要任务,就是在木丽萍的连环索命下幸存。

情况二:我们找到了账本,发现了灵虚道院凋敝之谜,发掘出了木丽萍的骸骨,但是拒绝与她合作。

那么,敌我双方照样会开战,占据主动权的我们很可能直接消灭她,但同样需要付出一定伤亡的代价。

情况三:我们先与木丽萍虚与委蛇,换来最多六、七天的安全时间段。这七天里,足够我们想出办法,找出灵虚道院内更多的线索,去采取针对措施

如果华南子真的在第七天来到,那我们也可以根据它的强弱程度,随时改变策略,出卖木丽萍或者和木丽萍一起击杀华南子。”

刘明一边微笑着与远处的木丽萍挥手,一边用一种最为冷静漠然的方式,权衡着利弊,对队友说道:“综合大部分情况,我还是建议与木丽萍暂时合作,只不过她的尸骨最好还是掌握在我们手中。”

少数服从多数,在商定好集体行动方案之后,众人回到原地与木丽萍协商,愿意与女鬼合作,前提是尸骨必须由任务小队看管。

出乎意料的是,女鬼并没有对骸骨所属表示强烈不满,只是向任务小队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,

“七天后就是华南子宴请妖魔的日子,这七天里各类小妖将会齐聚灵虚道院,诸位只要假装接受到了邀请即可混入其中。但是往来宾客里不乏有能看出我的鬼物。”

木丽萍霞飞双颊,低着头羞红着脸,对刘明说道:“为了避免被发现,我希望能藏匿于刘公子体内。”

恐怕,既是为了隐匿身份,也是为了控制任务小队吧?毕竟刘明是这群人里最弱的一个。

楚山忧微微皱眉,刚要开口回绝,却听刘明嘿嘿怪笑,踏步上前,走到木丽萍身前蹲下,摆出猪八戒背媳妇的姿势,“但来无妨。”

几乎在蹲下的同时,在其他人看不到的角落里,刘明眼眸中的猫眼骤然绽放光华,

木丽萍被定在了原地,她的眼眸涣散,表情凝重呆滞,于其他人眼中,就像是在思索如何上刘明的身。

一秒,两秒,三秒。

保持着下蹲姿势的刘明,默默调试着猫眼的输出功率,经过黑僵一战之后,他对于幻术的熟练程度提高了不少,就算是木丽萍这样的厉鬼,也有把握能定得住。

附身可以,但是必须有反制的手段。

刘明悄然解除幻术,恍然不知自己有三秒钟完全失神的女鬼点了点头,双脚扎在地上一动不动,上半身却不断拉伸,像融化了的橡皮泥,缓慢地覆盖上了刘明的脊背,

最终,那张阴惨惨白戚戚的脸,与他的脸庞合为一面。

两者的面庞相互融合,相互干扰,刘明的眼睛里长出耳朵,鼻孔里长出手指,牙关里冒出一大团一大团的头发,肚子里猫伸出一条白晃晃的大腿。

场面之诡异,情形之惊悚,让楚山忧等人都忍不住心头一颤。

良久,一人一鬼合体成功,那些怪异的器官终于开始缓慢消退。

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楚山忧关切地问道,“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么?”

刘明沉默半晌,伸手将脸颊上突出的木丽萍鼻子按了下去,咧嘴一笑,一抬大拇哥,“这感觉,透心凉,心飞扬。”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