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quge.cn

转眼时间来到四八年的七月份。

这天,易中海拿着报纸,急匆匆的回到院里。

进了门,阎埠贵正在摆弄花草。

“老易,上哪去了。”

“溜达了一圈,你忙着呢。”

两人随口打了声招呼,易中海就急忙往里面走。

这时候,眼尖的阎埠贵看到了易中海手上的报纸,于是上前拦住问:“老易,你手上拿的什么呢?”

易中海叹了口气说:“刚刚宣布的政策你看了吗?”

“什么政策?”阎埠贵不明白。

易中海只好将手里的报纸摊开:“来,你自己看看吧。”

阎埠贵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镜,拿起报纸仔细研读起来。

“国民政府宣布,自今日起,发行金圆券替代法币的作用。”

“原先的法币正常使用,购买力跟金圆券无差别.......”

看到这里,阎埠贵还是不明白,再次询问。

“老易,这金圆券是什么玩意。”

易中海解释说:“就是政府新发行的货币,跟咱们用的钱一个道理。”

阎埠贵很快反应过来说:“这是货币改革?”

易中海重重的点头。

这下,不仅是易中海心情不好了,阎埠贵心情也不好了。

他们家没有囤法币,受到的影响不大。

但每次货币改革,都意味着物价的上涨。

从清朝时期开始,北平城已经经历了好几次货币变动了。

每次变动,受苦受难的都是老百姓。

阎埠贵急忙询问:“那咱们得银元怎么说。”

易中海苦笑一声道:“银元还好,基本没什么变动,不过以后买东西,估计一块银元也买不到什么了。”

现在才刚刚开始发行,对于银元的冲击没那么大。

但是到了后期,一块银元最多只能买一斤猪肉。

相比起现在来说,整整相差了三倍。

至于金圆券,三千万才能买一斤猪肉,跟原先相比,整整差了三十倍。

这样的物价,一般的老百姓根本消费不起。

阎埠贵没时间继续聊下去了,他得赶紧回家商量对策。

易中海这边也拿着报纸来到中院。

回了家,易中海赶忙询问:“媳妇,咱家之前的法币都拿去换银元了吗?”

易中海媳妇点头说:“嗯,换了一些,不过家里还留了一些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易中海将报纸摔在桌上,然后才反应过来,自己媳妇没读过书,不识字。

易中海说:“货币改革了,以前的法币可能没什么用了,现在大家都用银元。”

什么!

易中海媳妇大惊:“那咱们家那些法币怎么办?”

易中海想了一下,急忙说:“你赶紧带着法币去一趟市场,看一下能买多少粮食,全给买了。”

“要是在不行,那就换成银元,能换多少换多少。”

听到这话,易中海媳妇赶忙出门。

争分夺秒,一刻也不敢耽误。

与此同时,隔壁贾家也收到了消息。

贾正阳急匆匆的跑回家。

“孩他娘,钱呢,家里的钱呢。”

一进门,贾正阳就急匆匆的寻找。

家里的钱一直都是张翠花在管,贾正阳也不知道放哪里。

没一会,张翠花走进屋询问:“出什么事了,你要钱干嘛?”

贾正阳说:“不好了,货币改革,咱们的法币可能没什么用了。”

张翠花一愣:“什么玩意,什么货币改革。”

她一个农村妇女,哪里动这些玩意。

贾正阳只能一边催促一边解释说:“就是政府要发行新的货币,听说最低的额度都是五百万。”

“咱们的法币跟着新币一起走,原先的三百万,还比不上金圆券最低额度的五百万。”

现在金圆券刚刚发行,最低五百万,最高的达到一个亿,到了后期,十亿二十亿的金圆券都会出来。

国民政府发行这种货币,主要是为了应对国际债务。

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加速了他们的覆灭。

当然,这些跟平头老百姓没什么关系。

他们想的,只有自己的钱到底能买多少粮食。

张翠花还是没怎么听明白,但还是乖乖的将藏在床底的钱拿了出来。

贾正阳说:“走,咱们赶紧去趟黑市,看看能不能都换成银元。”

“要是换不了,咱们就买粮食。”

这么多钱,贾正阳一个人也提不了。

张翠花跟着一起帮忙,两口子一起提着一堆钱就朝着外面跑去。

到了黑市,这里乌央乌央的挤满了人。

贾正阳挥动手里的法币大喊:“纸币换银元,三百五十万换一块银元。”

话刚说出来,旁边就有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他。

张翠花听完,更是直接拦住说:“孩他爹,你疯了,三百五十万换一块大洋,咱们不是亏大了。”

贾正阳呵斥道:“你懂什么,现在三百五十万有人要就不错了。”

接着,贾正阳又喊了几声。

这时候,旁边有人过来提醒。

“老兄,三百五十万换一块大洋?你的消息是不是太落后了。”

贾正阳不明所以,问道:“兄弟,怎么个意思啊。”

那人解释说:“昨天开始,大洋的价格就到了八百万一块,到了今天,一千万都不一定能换的出去。”

“就你给的价格,慢慢在这吆喝吧。”

说完,那人带着不屑的笑容离开了。

贾正阳人都麻了。

他们作为普通的打工人群,消息自然要来的慢一点。

至于张翠花,一个家庭妇女,更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
现在猛地听到这些,顿时就像晴天霹雳一般。

一千万一块大洋,相比之前差了三倍多。

而且,张翠花还把家里的大洋全换成了法币,这就意味着,贾家的钱直接缩水了三倍。

这也就才刚开始,要是到了后面,这些法币会随着金圆券的贬值变得更加不值钱。

贾正阳一下子就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至于张翠花,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整个人直接坐在地上。

“天杀的政府,怎么能这样啊。”

“我的钱,我的钱啊,怎么就变得不值钱了呢。”

.......

PS:求鲜花、月票、评价票!!

$(".noveContent").last().addClass("halfHidden");setTimeout(function(){$(".tips").last().before("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,接着读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