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quge.cn

就像是穿越时的那种,他心中一动,伸出布满血筋的手朝前触碰。

下一秒,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。

他的手像是插入水中,伸入了一片空间涟漪。

并且,他手好像有一双眼睛,可以看到这空间里的一切。

整个空间呈球型,像是一团气,大概一立方左右。

里面什么都没有,却也不是真空的。

更像是空间扭曲成了一个拐角的状态,空气可以进入,但时间流速各方面与外界相比,则会出现差异。

“时空……空间指环……不对,就是个空间?!”

他一阵惊讶,把手抽回。

空间涟漪消失,他手上发光的血筋也消失。

惊讶过后,他连忙从旁边找到刚刚清洗出的壮阳草。

心中默念,伸手前送。

只见壮阳草随着拳头一同进入了空间涟漪中。

他松开手,把手拔出来,空间涟漪消失。

但这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他可以通过左手感受到这个空间的存在。

大概过了几分钟后,他再次打开这个随身空间,伸手把壮阳草拿出。

在确定壮阳草没问题后,再放回去。

然后他心中默念“回去”,前方便出现了时空涟漪。

冲入时空涟漪,一晃眼,回到了自己房间。

随后,他深吸一口气,心中默默感受,只见前方出现了空间涟漪。

伸手进去,把壮阳草拿出来看。

取出的壮阳草完好无损,仍旧新鲜。

这就没问题了。

休息下,喝壶水,赶快去忙。

随身空间虽然不大,也不是空间戒指,但搬运确实方便。

快速整垄后,他立马塞了西瓜种子,浇了定根水,又穿越回来。

把所有壮阳草清洗干净后,一如既往装塑封袋,扔冰箱保鲜。

等了四五分钟,他再次穿回异界。

这时,异界又是清晨。

他用筷子和棉线进行量田,割出两块二十五平的地,开始拔草。

拔草,整理壮阳草,松土垦地,最后整土成垄。

整个过程他已非常熟悉。

只不过搞完后,他没有直接撒种。

找了个地方,开始挖坑,他准备把这些刨出来的杂草仍进坑里腐化。

回头用这腐化的水浇地,可以补充点肥力。

这样的坑注定不可能太浅,所以他在里头挖啊挖。

手上的锄头和铁耙肯定是不够用的,得铁锹出马。

这东西,家里后院有,用来铲土种花的。

弄来开挖,搞了半米深时,铲不动了,似被什么硬物卡着了。

抽出铁锹看,好家伙,铁锹从中间被开了个口子。

以为又是个带纹理的碎片,刨开土看,结果却是把锈剑。

这锈剑,又是泥巴又是铁锈,根本看不清原本模样。

作为一个男生,天性对刀剑棍子这种东西感兴趣。

还记得以前上学,路边捡根小竹棍,都可以当宝贝玩很久。

这种事无关年纪和身份。

比较出名的一件事,是警卫员曾经捡到过一根品相极好的棍子给教员,当时其余老总问要,他没给,后来交趾胡姓领导见了也想要,也没给。

一根棍子都这样,何况是把真剑。

他倒想看看,这异界的剑是什么样的。

把剑放入溪水中一阵清洗,这东西很快露出了面目。

一把全长一米左右的长剑。

把手长一掌半,还以为是半手剑,结果末端没有配重球,有的是一个华夏环首刀般的圆环,上面缠着腐烂的绳索。

握柄缠着炮制过的不知名黑色皮革,到现在也没腐烂。

其实像皮革这种东西,经过天然大漆之类炮制过后,就不会再受腐蚀。

剑格是一字型剑格。

靠剑根处一尺没有开刃,剑体看着比较厚。

实际上,剑体上开了好几条加强筋,减重同时增大强韧性。

剑宽三指,剑型如悬针,很有华夏古剑的味道,瞧着很漂亮。

剑刃上有不少缺口,感觉就是实战厮杀过的东西。

不过……有点离谱。

因为这么一把剑,握在手里的重量少说七斤。

特么冷兵器时代,需要依靠剑厮杀的战场,根本没法速战速决。

往往要挥剑大半天进行交战。

不说别的,就算一个人挥舞个七斤重杠铃半天,谁又有那个力气?

所以实战剑的理念都是轻盈第一。

国内外出土的实战剑,通常一斤左右。

三斤的丢已很了不得。

所以他很难想象,到底什么样的巨灵神能用这剑厮杀。

这剑虽然生锈,但剑体上面可见布满了黑色纹理。

这种纹理也是和碎片上的一样。

乍看是裂纹,细看则更像某种象形符号。

最神奇的,还是这种纹理不知怎么回事,正反两面都有,完全一致。

说画上去的,如此复杂,如此密集,能画到这么一致……很难。

所以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技术。

“难道这上面的纹理,也要用血激活?”

看了眼剑体,锈迹斑斑。

……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