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quge.cn

吃完饭老爹老妈要赶回深城,老爹程航风那边的漆包线生意近期比较多事儿,时间紧迫,但林秋玲临走前想了想,还非得拉着程牧去了趟超市,买了一些备用的日常用品和零食。

“跟舍友相处不要闹矛盾,大学不一样,人家都说是个小社会……”

“知道了妈!”程牧笑吟吟地挥手,催促二老赶紧回去,“我以前高中也是住宿的,不用担心,爸,你回去路上开慢点。”

眼看着程牧离开,林秋玲嘀咕了一句:“老程,我感觉儿子都长大了,似乎不太需要我们了。”

程航风笑了笑:“你啊,就是容易多想,儿子不管怎么样都是会长大的,难不成你还操心一辈子?”

林秋玲叹口气,靠在前座上:“我知道,我就是感慨下,我总是有一种预感,咱们家儿子好像有点不一样了,指不准大学会折腾出什么花来呢。”

“你就别想太多啦,再过个十来年都该退休了。”

林秋玲一听不乐意了,揪着程航风的耳朵:“程航风!你现在算是说出心里花了是吧!嫌我老是吧!”

程航风:“……”

……

程牧带着大包小包回到宿舍的时候,谢淦春从上铺探了个头下来,看着程牧手里的零食,只说了一句:“回来了?”

“啊。”程牧点点头。

他环顾了一下203,这是四人宿舍。

增江大学的男女生宿舍都有四人和六人的选项,不过四人宿舍的话交的钱要稍微多一点,林秋玲看程牧那个性格,怕他大学跟舍友处不好,愣是给报了个四人的。

不过这四人宿舍环境确实好不少,同样的平方数,六张床自然就会拥挤一些,同宿舍的樊卓和林明星这两个叼毛还没来,程牧想了想上一世大家各自的经历不尽笑了笑。

重生一回,很多事情可能也会随着自己的变化而改变。

曾经宿舍里有的那些鸡毛蒜皮的矛盾,一点点现在聊起来可能都要笑掉大牙的冲突,能避免就尽量避免吧,这可是人生时光里为数不多的自由自在的时光啊!

“老谢。”

程牧很自来熟地喊了一嘴,“吃点零食。”

谢淦春在床上咕蛹了两下,磨磨蹭蹭地说了句:“之前我们在深城中学读书的时候,每天吃零食吃腻了。”

我擦!

程牧心想这叼毛真是不讨喜,又来这一套?

203的逼王从来都是谢淦春,不过以后可就不一定了。

“别特么装逼了,快下来。”程牧催促了两句,谢淦春才从床上下来,手机揣进兜里。

程牧一看乐了,嘿!

这小子的手机不是什么流行的诺基亚街机款,估计是家里不肯给买最新的,他估计觉得不好意思,不符合自己身份咧。

“小程啊,你们安宁市……”

谢淦春吃着就熟络起来了,刚开口就被程牧打断:“什么小程,叫程哥。”

谢淦春尬住。

“怎么,吃人嘴短,叫几声程哥,这里又没人,不亏。”

“咳!程哥,你们安宁市那边好像很多人都是来粤城读大学的啊。”

“啊,那不然呢,深城大学对于我们来说算是重本了。”

“也是,深城大学比这个破大学好多了。”

“那你怎么没考上?”程牧笑眯眯地噎了谢淦春一下。

谢淦春不自在了,扭了两下屁股道:“我高考失误了。”

“那我也失误了,我数学卷涂错AB卷了。”程牧笑道。

谢淦春心想我操,这小子说的都是我的词啊!

程牧心想,叼毛我还不了解你们这几个沙雕?

你谢淦春大学四年就念叨自己这点破事儿了,说不然自己就是深城大学的一员,真假不知道,但听得每个人耳朵都生茧了。

“咳,程……老程你晚上去哪里吃?食堂吗?”谢淦春转移了话题,不过要让他叫程哥似乎有点难度。

“去商业街吧,到时候军训半个月天天都得吃食堂,刚好我去那边有点事儿。”

“你也买椅子吗?”谢淦春连连赞同,他真愁没人一起去砍价。

“对。”程牧看了看宿舍里配的木头椅子,坐起来咯吱作响,也十分不舒服,还是买个电脑椅合适点。

他一边哒哒哒给李沛闻发消息:

我已经到学校报道了,等晚上我过去一趟。

李沛闻:好。

李沛闻:对了有个校学生会的师姐过来了,说是外联部的拉赞助,你看?

程牧心想,我还没去找呢,这就送上门啦?

创业气运看来已经发挥作用了啊。

程牧:你让她晚上过来,我聊聊。

……

一整个下午,程牧难得清闲,收拾收拾东西,秦怡月回信息的速度比较慢,估摸也是在收拾行李,虽说时间还早,但宿舍楼也陆陆续续有家长带着学生来报道入住的,很快也要热闹起来了。

抽空的时间,程牧还去视察了一下后山还没建成的校内商业街,这里大概是有租出去的打算了,一年后会入驻不少商家,程牧盘算了一下位置,看了一整圈,又回来冲了个澡,把谢淦春喊醒。

“走吧,去吃饭。”

谢淦春磨磨蹭蹭地下床,程牧又说:“唉这粤城增江区的大学就是不如深城大学,食堂都只有两个,校门口商业街老鬼远,要是不涂错AB卷就好了。”

谢淦春:?

卧槽,他怎么又说我的词啊!?

出门时,谢淦春又看到程牧手机,刚想说什么,程牧又说:

“唉,本来要买N72的,但是我问了我做手机的表哥,诺基亚5300就要上市了,而且价格便宜实惠,外观也好看,我考虑了很久,还是给爸妈省点钱,所以拒绝了爸妈给我买。”

谢淦春:卧槽?

难道程牧是知己?

慢悠悠走了十几分钟到校门口,程牧又感慨:

“本来拿了驾照,家里有个不开的车给代步的,这里毕竟离商圈很远啊,一片荒凉,不过我想想还是算了,不好太高调,毕竟连深城的学生也没这么搞。”

谢淦春:啊?卧槽!

又来不及说?

再走到商业街路口,谢淦春刚张开嘴巴,就听到程牧说:

“这也不行啊,以前高中校门口都有星巴克的,卡布奇诺挺好喝,都喝习惯了。”

谢淦春:卧槽!

不是,安宁市也有星巴克?

一时间优越感全无了,也不知道程牧是装逼还是啥的,反正谢淦春是没得装了。

他闷闷不乐地吃着黄焖鸡米饭,心里在默默分析。

这老程看着气质,不像是个富二代啊。

装的概率很大。

而程牧心里在偷笑,心想等吃完饭的,我带你狠狠震惊一把,收割点反差点数先。

上一世相处那么久了,我还能不了解你小子?

你那些装逼的话,通通都是我的了!

而且你说的大家都会觉得是假的,而我以后说的,大家都会认为是真的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开启瀑布流阅读